但囿于台湾欠缺可用于发电的天然资源

2021-02-16 01:10

回顾台湾发展过程,在经济起飞后电力需求大增,但囿于台湾欠缺可用于发电的天然资源,以致上世纪80年代中期至90年代中期几乎年年采取限电措施。据统计,1994年台湾限电16次,1991年限电14次,对产业和民生都造成冲击。

1993年至今,台湾已不再限电,但电力备用容量率却从2009年的28.1%,逐年下滑到去年的14.7%,台当局核定的备用容量率却是15%。亦即,从去年开始,台湾电力备用容量率已在安全线以下。今年5月7日,台电发电机组连出状况,尖峰备用容量率仅剩5.93%,一度亮出供电警戒红灯。

展望未来,根据台电设算,在核四不商转前提下,备用容量率还将在15%的钢索边缘惊险游走,但自2021年起将降低到11.8%,之后逐年滑落,到2026年更降低到负4.6%。即使核四投入商转,考量核一、二、三厂除役时程,2018年起也将低于15%。另据台电推测,备用容量率低于10%,台湾就有缺电风险;低于7.5%,缺电即已无可避免。

台当局大力推动再生能源,但受限于技术、土地等因素,再生能源至今仍有其局限性。国际能源总署估计,自2015年至2040年,全球再生能源发电量比重可由22%提高到至34%,再生能源以水力所占比重最高,太阳能、风力发电合计之比重仍低于水力发电。地热及海洋能等发电,全球则尚未出现商转技术。在这些条件限制下,台湾必须面对再生电力供应量无法完全弥补核电厂除役后留下电力缺口的问题。

台当局过去几年积极推动绿色电力,包括太阳能、风力等再生能源装置容量,已从2008年的2900多百万瓦成长到去年的近4100百万瓦,平均每年成长5.65%;太阳光电发电装置容量更从5.6百万瓦,巨幅成长到681百万瓦,成长约120倍。尽管如此,即使未来台当局继续大力推动再生能源,仍难以弥补电力缺口。

对现代人类而言,电力的重要性几乎等同于阳光、空气、水。犹记得1997年7月29日全台大停电,当时正值酷暑,家家户户纷纷走到户外乘凉。新竹科学园区因这次大停电损失20多亿元台币,股市开盘即告重挫。历经此次大停电,台湾民众对电力的重要性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台湾《中华日报》日前发表社论说:台达电创办人郑崇华日前高分贝喊话:“不涨电费的,我就不选他!”外界解读为郑崇华杠上民进党“总统”参选人蔡英文,原因是蔡英文在今年9月间表示没预期未来10年电价会大涨。以台湾电力供需而言,今年夏天一度面临限电边缘,在可预见的未来也没有大幅提高电力供应的条件。蔡英文的说法当然会受到企业界的挑战。

蔡英文于9月19日有关电价的谈话为:“对小户没有调涨电价计划,如果大户没办法配合节电,我们会考虑有一些调整。”蔡英文说得可真轻巧,但请问:未来足以充分供电的能源计划在哪里?按照既有推算方式,供电不足而不涨价,台当局必须多出多少负担?